凌波微溺水

开了个小号修《圣殿战争》。估计是龟速缓更……(想想自己最近的坑品,真是没脸说。

荣耀春秋·卷四·南海本纪

大致是架空历史的群雄争霸背景,然而本质是个深井冰风请一切都不要在意。

CP是喻黄

有卷四并不意味着已经有了卷一二三也不意味着将会有卷五六七


========


十二岁的黄少天刚刚进入南海国的少年营时就以一手精湛的剑法震惊了朝野上下。据传,当时的他已经能以剑代锤,在最高级的打地鼠游戏中做到百发百中。人们都相信,这个武艺不凡并深得国主魏琛信赖的少年会在未来继承南海国主之位,并开创南海国的雄霸天下之路。遗憾的是当时的史官十分业余,并没有很好地记录下这个少年初出人头地的英姿。这个秉承了开国国主魏琛的粗俗和随意的临时工史官只是草草写下了“啰嗦,能打,一顿能吃两大碗”几个字。至于该史官许多年...

【叶喻】一步之遥 5

古风。前文:1  2   3    4   

这章说明一下:因为是架空,我就随便写设定不考证了。这章里基本是德州扑克的梗,但是考虑到背景的协调,我改了一下类似叶子牌和马吊的名,即“像以肆时”四种花色,每种花色的从小到大是一到十,百,万,千万,万万。大小是线性关系。

================


入座,各自发牌。喻看了一眼手中的牌,向前推了一大把筹码。叶修看了看手牌:一张以色的十,一张肆色的三,算不得什么好牌。瞥了一眼喻文州,一脸温和的笑容同平时一样,看不出任何想法,叶修一时也猜不透他的情况。他寻思着自己手中的牌赢面不算大...

【叶喻】一步之遥 4

古风。前文:1  2   3

=========


晚饭上,叶修倒是恢复了他一贯漫不经心的的懒散样子,仿佛刚才什么都未发生过。三人就着清酒边吃边聊,倒也融洽。到了夜间,喻文州有些忐忑地回了屋子,仔仔细细锁上了房门,躺在床上瞪了半天漆黑的床顶,屋外倒一直没传来什么异样。过了一会,他便也忍不住困意,渐渐合上了眼。等再睁开眼睛,窗外已是阳光大胜。喻文州琢磨是昨晚多喝了两盅,加上一路劳累,总算睡了个安稳觉。一起身便感到了身上好几处酸痛,再睁眼一看,外面天光已是大盛。他起身,仔细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外面却空无一人,厅堂那面叶修的卧室门大敞着,里面简简单单的布置一览无遗。这时,...

【叶喻】一步之遥 3

古风。前文:1  2  


=============


第二日上,苏沐橙一早派了车夫来王府表示谢意,并送上了一块镂空雕花的沉香木镇纸,道是京中名匠王家的手艺。来人又解释道,叶将军此番本该亲自登门拜访,无奈公务在身,行程匆忙,一早已是快马加鞭赶往黔地去了,还望王爷见谅。风寒初愈的越王见来人虽是一个马夫,但穿戴整齐,举止干练稳重,礼数周全,心下算是满意。简单客套后又询问苏沐橙情况。来人答道,苏小姐昨日游玩十分尽兴,交州的民俗风景新奇,她收获颇丰,只是昨日劳累,今天想好生休息一番,也就不再叨扰了。众人碍着王爷的面子不敢说什么,心里却都忍不住犯嘀咕,又是疑虑叶...

【叶喻】一步之遥 2

古风。前文: 1


===============


越王府前堂的主座是一对紫檀木的椅子,还是当年太祖的御赐。两把空置的主座上都铺着深棕色的熊皮坐垫,只是一边的垫子明显的磨损更多些。饶是蔡四往王府跑得算是勤的了,每次见到心里也不免感慨一下。三十年前长兄婚入王府时他年岁还不大,但也明白周围人私下的议论。过去了这么久,长兄也早不在了,交州城内再谈论这事的人已是寥寥无几了,而王府的主座却是一直空悬着。


蔡四惯例地先是问候了一番王爷的风寒,然后开始漫无边际地跟几个夫人、公子闲话。他少时放浪,中年后接手蔡家家业,南南北北走过不少地方,见识自...

【叶喻】一步之遥 1

架空古风。将军叶x王府庶子喻。允许同性结婚背景。

算是仿写女神的文……学习和致敬意义。

(我只是想单纯地写篇真·恋爱文……好不容易想到了心脏HE的正确打开方式

=========


越王府是交州城内少有的有年头的大宅子了。两百多年前初代越王受太祖之封在交州城内建府,难的是一直以来都未经大变,一直保持着两百年前的王府制式。王府的房子,墙自是要比寻常人家高上那么半个头,朱红色的砖墙、碧色的瓦和屋脊上繁复细致的装饰物,在城南一片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比起周围似是明显多了几分历史的厚重和皇族的大气。王府上次修葺是三十年前越王大婚时。三十年的风风雨雨,朱红色的墙漆变暗了不少,曲曲折...

河鬼

和朋友玩的高考作文。北京卷“深入灵魂的热爱”

小清新风范BG。所有地理、文化背景都是架空,不要深究。

========

小崖出生在大通河边,小崖的阿爸出生在大通河边,小崖的爷爷出生在大通河边,小崖的爷爷的爷爷和之前很多代爷爷都出生在大通河边。

大通河汩汩流淌,从看不到的远方的雪山上流过来,流向看不到的远方的大海。村里的农民每日挑着河水灌溉农田,村里的渔民每日在河中撒网,村里的船夫每日撑着筏子引渡南来北往欲过河的旅人,或是引着顺河而下的商船躲过湍流中的一片片暗礁.

村里的老人说,是大通河养活了我们一代代的人,是大通河的恩赐让我们得以生存。我们是大通河的子民。

激荡的水流声日夜不息地传...

【林方】五陵年少(2)

古风。前文见 (1)


=============

青龙纹身一现,围观的人立时一哄而散,方才还是一通热闹的街道似乎霎时间就变得冷冷清清。丁五想到了刚才那路人的话,心道这估计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著名祸害方锐了。一时好奇心起,舍不得错过这个机会,脚下一转,溜到了旁边一个摊子后面。那方锐果然如传说中一样蛮横,架起双手冲着那年轻公子哥就走了过去。两个家丁过来拦住,那方锐一个敏捷的躲避,施开擒拿手,干脆利落地把家丁一左一右放到在了旁边。丁五暗自叫了声好,心道这方锐虽说行事蛮横,这一身功夫还是真正扎实练出来的。转眼间方锐已来到了那正在怪叫着的公子哥面前,伸出脏手捏住了他脸颊,激得那公子哥叫声瞬...

【林方】五陵年少(1)

古风。架空背景,不要纠结科学性。


=======


四月也是卞都的好时节。红的粉的花儿们都落了,城中的树上挂出了郁郁葱葱的叶子。天是暖的,刚好拖下夹袄,却也不至于像大夏天那样燥热。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商贩的叫卖声不绝。暖风吹过卞河,翻起细细的波纹,河岸翠绿的柳条亦是随着风婀娜摇摆,轻拂过水面。河上往来的是渡船,有顺水而来的商旅和货物,有飞檐画栋的画舫,舫上是一群衣衫光鲜的男男女女,丝竹声、咯咯的笑声阵阵传来。

这是丁五第一次来到京城。繁盛的景象似是让他忘记了一路旅途的劳累,只觉得什么都新鲜,后背上重重的包裹也挡不住他左探右探的脑袋。路边气派整齐的大屋,穿着红红绿绿的姑娘,街边小...